千亿配资逐鹿股市之谜

在温州并不起眼的办公楼里,如今坐落着上百家涉及配资的公司,它们“指挥”着温州上百亿的配资资金,源源不断地输向资本市场。

所谓配资,是指在银行、期货投资人原有资金的基础里,按照一定比重加入出资人经费供其使用,造成杠杆效应。配资公司实质是一个一头寻找筹资人、一头寻找出资人的中介机构。

对于全国有多少股票配资资金,业界说法不一。但业内人士倾向觉得,资金量应在里千亿元。尽管占股票市值不到1%,但其高杠杆、灵活性、专业操作等因素,足以造成证券、机构、股民的高度加强。

光大证券分析师王剑昨天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说,券商等高度关注配资资金,主要担忧其资总额更大,一旦监管部门管理,这些经费反而出逃,造成股市暴跌。

在这背后,则是股票配资业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的窘境。其多年来处在“野蛮生长”的状况,更多依靠市场自律,这也导致巨大风波。

千亿资金“集结”

配资之前出现在期货或股票市场,多以私人撮合、资金掮客等方式获得中介费为主。

期货配资鑫东财配资_股票配资 在线配资_亿配资

2008年,温州出现做股票配资业务的公司。近几年来,尽管公司换了一茬又一茬,但配资公司的数目与资金规模都相继上升。尤其是2011年温州民间贷款危机后,配资业务呈现加速转型。
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昨日在温州调研时看到,大部分从事配资业务的公司股票配资,都不会在公司的名字上让“配资”二字放出来。即便宣传,也是以“投资咨询”、“资产监管”等名义来作。

温州中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亿配资,坐落在县城翻新的旧式黎明工业区里,是温州最早涉足配资业务的公司之一,其董事长周竞天认为,温州涉及配资业务的公司有逾300家,资金需要在300亿元左右,属于全球第一梯队。

周竞天称,2009年沪指从3400点左右一路上升至现在反转前的2000点不到,股民休眠、退出已成常态,然而温州的股票账户及股东金额,却从300亿元左右一路攀升至800亿元左右,“这些资金中,绝大部分为配资资金,预计有300亿元左右。”

温州的配资也颇有着草根色彩,是小散配资汇集量最大的都市。与温州的“众筹式”配资不同,北京、上海、武汉等地,已出现最高单笔资金逾60亿元的“机构式”配资,甚至有信托公司对配资市场表达了兴趣。

那么,全国到底有多大配资资金,业界对此表述不一。

周竞天认为,目前全球有2000亿~3000亿元的配资资金。

亿配资_股票配资 在线配资_期货配资鑫东财配资

今年4月,杭州天臣投资的负责人称,该公司目前调研发现,国内有配资公司近万家,从业人员8万人股票配资,向银行、期货配资的资金达到1000亿元亿配资,“预计3年内,国内的配资资金将高于3000亿元,从业人员达到16万人。”

配资怎么玩?

考虑到配资是在投资人原有资金的基础里,允许其以肯定比例结合出资人资金,因此具备杠杆属性。目前美国的配资行业,投资人和出资人的配资比例大约在1∶5之内,也有更高的。

“我们明确控制配资比例在1∶3。”周竞天说,通过中祯资产管理公司的配资资金在3亿~5亿元,主要来自机构股东,以几百万元为主,也有家族多人总计上万元,均为私人自有资金。

温州大型配资公司把聚集的资金,以销售方式卖给全球的零售配资公司,零售配资公司再利用自己的平台让钱还给投资人,最远的一笔到过乌鲁木齐,还有一笔最多转手9家零售配资公司,出资人月息1%,到最终一家零售公司时,月息已上升到2.5%。

参与配资,对出资人来说,主要原因是获得稳固的利率回报股票配资,目前温州的走势一般是在月息1%~1.2%;对投资人来说,在高杠杆的助推下,股市投资可以获得高收入;对配资公司来说,这无疑增加了业务量,并可从中获利。

周竞天说,此前股指下跌,80%以上的股票配资投资人出现损失。今年7月之后,大量配资开始步入股市,“我们觉得资金需求尚未不够。”在这波反弹行情中,70%以上的投资人获得利润,“其中一个客户用300万元配资900万元,最后亏损六七百万元,业绩在用户中非常优异。”

那么,配资具体是怎样操作的?

首先通过配资公司的中介,出资人和融资人签署债务协议。在一份风险控制及结算协议中,还会明确要求警戒线、改密线跟平仓线,一般分别为投资人自有资金的50%、30%和20%。

周竞天说,按照合同规定,投资人卖出单只股票的资总额不得超过70%,不得进行权证和ST系列股票交易,“一旦接近平仓线,配资公司按照出资人受托有权进行强行平仓。”

如张三手头有一笔100万元的经费闲置,想利用配资公司寻找固定的收益,月息1%。在获得这个信息后,配资公司通过用户资源找到投资人李四,约定月息1.2%。李四看中了某只股票未来可能会有下降空间,于是他拿走自己的10万元资金,打入张三的股票账户之中,并通过张三的款项,一共110万元买卖股票。

当一个月到期后,如果李四的股票涨至了120万元,那么返还张三101万,配资公司中介费2000元,剩余的18.8万元属于李四,扣除款项,李四获利8.8万元。

相反,若李四的股票下跌,比如用来炒股的110万元不到一个月跌至了101.2万元,那么配资公司会强制平仓,101万元归张三,中介费2000元,李四自己的本息全部损失。事实上,如果以20%的平仓线计,李四的股票只要跌至102万元时才会被强行平仓,还不至于血本无归。

由此可见,在这场杠杆游戏中,出资人和中介机构都在获得稳定收入,投资人则用承受高风险来获取巨大的高回报。

“灰色”地带

王剑告诉本报,目前股市杠杆融资主要有三方来源:一是投资融券,最近证监会都在查了,应该能是合规的;二是股票配资,如果总量不是太大,对股市影响需要不会不大;三是银行理财产品对接的伞形信托。

周竞天说,股票配资比例大约在1∶3以上,有些甚至更高;当前融资融券则通常在1∶1,理论上可以超过1∶2,但理由严格无法企及;而伞形信托(指同一个信托产品之中包含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类别的子信托)配资比例在1∶3。

由此可见,股票配资杠杆之高,已达到“两融”和“伞形信托”,足以造成各界高度关注。

周竞天说,目前配资占股票流动市值不到1%,对股市大跌有贡献但不大,“大盘拉升、蓝筹股上涨,更多由资金雄厚的私募、机构等来推动,松散型、资金量有限的配资资金,主要是活跃在这些热门板块,尤其是一些中小盘股。”

经过几年发展,如今全球的配资行业,正在向规范化、合规方向演变。周竞天说,目前中国配资操作方式就像一些私募基金的方法,出资人相当于优先投资者,而投资人则属于基民投资者。

之前,全国出现部分大型配资公司关门、跑路现象,如今这些未极为少见。为提高成本管理,一些配资公司正有意寻求与一些信托公司合作,以此来实现配资市场的正规化。

尽管如此,股票配资仍游离于司法和管理的灰色地带,至今全球还没有相应的刑法条例,对股票配资领域作出严格的合法与否的考量。

2011年7月,证监会正式公布了《关于防止期货配资业务成本的公告》,要求期货公司不得参与配资业务。根据相关条例,证券款项不得交付他人使用,换句话说,投资人将款项打入出资人账户,并使用出资人账号进行操作,这种情形属于违规,操作造成的相关权益也不能得到法律保护。

“国家有严格规定,期货配资不能做,但对股票配资至今没有相关规定。”周竞天说。

今年3月开始实施的《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》,开启了民间借贷合法化引导法规的先例。但股票配资是否属于民间借贷,至今还存在一些质疑。

有业内人士告诉本报,目前配资主要以“证券投资借款”形式进行,但目前仍没列入一行三会的管控范围,地方金融办一般也只是销售登记,并未制定相关规定方式。

今年4月,第二届中国顶级配资行业研讨会在温州召开,商讨配资公司如何“合规发展”。参会百余人以北京、杭州、温州三地为主,并有来自上海、四川、湖南、重庆、河南等地的公司代表。除配资公司外,还有证券、期货、软件供应商等上下游产业。

该会议提出,在获得正式的“地位”前,配资公司要进行市场自律,做到合规发展。